截至目前,ClassIn有来自全球35个国家和地区的6万个学校和机构客户,来自150个国家和地区的2000万个人用户。

文丨猎云网ID:ilieyun

作者丨李彤炜

“格里同学,概括题的答题方法是什么?”格里的头像框被拉到台上,“额,概括题的答题方法是......”疫情期间,北京四中新学期的教学从线下转移到了ClassIn在线教室,教学节奏照常推进。
在老师与学生心目中,ClassIn将线下教学中能够出现的各种场景尽可能做到同步。以前在线下上课时,老师为了了解学生的学习进度和掌握情况,往往随机抽取学生上讲台,在黑板上写下解题过程。这是教学中经常会出现的场景。老师们用ClassIn做远程教学时,发现随时点名回答问题、小黑板式解题完全可以在线上完成。不仅如此,ClassIn互动教室中,教师可将学生分为多达50个小组,每个小组拥有独立的协作黑板,讨论后小组可以上台分享成果。
疫情期间,北大也使用ClassIn线上教学。北大的小班课教学需要学生轮流讲解自己的思考,presentation是必不可少的。ClassIn支持学生在黑板上打开PPT,而且是几个PPT共同打开。
数据可以说话。疫情期间,开发出ClassIn的翼鸥教育与去年同期相比,营收增长了7倍,用户量增长了15到20倍,营收增长较用户增长低的原因是宋军波团队决定全面下调平台价格。月上课的机构有1.2万个,学生人数接近2000万人。截至目前,ClassIn有来自全球35个国家和地区的6万个学校和机构客户,来自150个国家和地区的2000万月活个人用户。
北京大学、清华大学、中国科技大学、上海交通大学、北京师范大学等高校,以及人大附中、北大附中、北京四中、上外附中等中学已开始在常态化教学中使用ClassIn。教育培训领域,包括新东方、好未来在内,营收过亿的培训机构中有70%已成为翼鸥教育的合作伙伴。
ClassIn走出国门,反响也不错。海外的一些学校及各类教育机构中被广泛应用,匈牙利罗兰大学、西班牙阿尔卡拉大学、阿联酋阿布扎比大学等全球知名大学,将ClassIn作为在线学习平台。
疫情期间大爆发
翼鸥教育CEO宋军波认为,疫情只是ClassIn数据爆发的导火索。“我比较坚信一点,产品只要有价值就一定会被用户看到,你不需要吭声,也不必担心它的未来。”
对于如何评判产品的价值,宋军波8年前就已经考虑清楚了,一直未改变。他认为行业与媒体比较喜欢用规模、人数、融资额与增长速度来衡量一个产品、一家公司的成绩,这没有问题。但对于教育产品,他认为价值更来源于三方面。
第一,头部学校的使用情况。“到底有多少顶级的学校和教育机构在使用我们的产品,比如在中国,最好的高校如北大、清华、中科大、北师大等,他们会不会认同ClassIn,最好的中学诸如人大附中、北大附中、北京四中等,他们又会不会使用。”
第二,ClassIn这一款软件在教育学、教育技术学专家们的眼里怎么样,在扎根一线的教师和家长们心中的口碑怎么样。宋军波说,“一个教育者在上课的过程中如果不使用你的产品,就说明你这个产品的价值是有问题的。有多少专家、一线教育工作者在使用,使用之后的评价是什么,这是我最关注的指标。”
第三,它能否在教学上达到深度,能否支持以学生为中心的讨论式、合作式、项目式教学。
ClassIn团队去过一次北师大,当听到教育技术学权威专家程丽老师的推荐与表扬时,宋军波心里乐开了花,“这是我最想要的。在他眼里,疫情只是把ClassIn终要爆发的成绩提前而已,面对北大附中的老师们在疫情后要求继续购买ClassIn,他笑了,“谈不上自豪,终于实现了,也应该到这个点了。”
疫情期间,ClassIn经历了数据的爆发式增长。从1月22日开始,每天新增的用户数量以3倍的数字往上翻。最高时候一天之内登录的学生人次超过 160 万,同时在线的学生人数超过了 35 万,而在疫情到来之前,他们平台在最高峰的时候也不过是 3 万人。

为了应对用户突然的剧增,本来提前五天放假的ClassIn团队取消放假,回到家的员工必须远程24小时待命。“我们还是低估了疫情的严重性、持续时间的长短,市场端的人根本忙不过来,后来发现不行,就把所有人往市场端调。”
当时,翼鸥教育有160多名员工,真正负责市场的只有20人,10个还是新人。疫情期间,翼欧120多名员工需要做接触客户、签合同的工作。“除了写代码的人必须坚守原本岗位。其他人诸如财务、人事,都开始负责签合同,合同的确签不过来。”
除了纷至沓来的合同与签约,疫情期间的ClassIn也必不可少地历经着道道难关。前期还只是客户的不断增多,当武汉封城、全国都进入疫情状态时,宋军波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他与COO、CTO商量着扩容。宋军波向猎云网解释了扩容的难度,“谁都没办法一下子扩容,因为扩容需要几个很重要的方面来支撑,第一是软件本身的并发支持能力,第二是硬件的支撑能力,第三是运维系统的管理能力。”
翼鸥教育似乎对疫情有先见之明一样,CTO贺骞对于自己的价值观的坚持给了翼鸥教育很重要的生机——技术团队在疫情之前把底层代码全部重写了一遍。贺骞认为,“不能等到了那个点你再写,我们ClassIn有相当长的时间内没有大的更新,是因为我一直在带着团队写底层。”一年之前就开始重新写的底层部署恰好能够支撑ClassIn突如其来的扩容需求。
接下来,还有一个大问题,ClassIn需要在非常有限的硬件环境下,把性能提高20倍。“就像是一辆大卡车,之前已经将引擎、发动机这些‘自产型’的核心零部件由过去1吨的运载量升级为了100吨的运载量,但是轮胎、汽油这些‘外购件’设备依旧还没来得及升级。突发情况下,临时升级、更换这些零部件风险性极高。”
讲到这件事,宋军波无比自豪,认为自己的技术团队优秀无二。“他们可以把资源用到极致,我记得当时有个案例让我瞠目结舌,我们有个地方当时已经并发到门槛了,一瞬间就死机了。我们一个程序员在疫情之前就预感到那里会出问题,提前一天熬夜把单线程改成了多线程,最后一个bug都没有。”
运维团队的负责人是原来北京邮电大学登山队队长,趁着刚放假,他跑去西藏登雪山。宋军波好不容易打通电话,让他赶紧回来,需要随时工作待命。这位负责人赶紧赶回北京,留在北京的工作人员在海淀区的紫金数码园不眠不休,持续工作七天七夜。猎云网记者问:“真的这么忙?”宋军波狠狠点头,“真的,我有时候还能咪一下,他们根本不行。”
宋军波认为疫情的爆发只是证明了他们的价值。在他眼里,教育这件事情有它的特殊性,“教育不存在性价比,只存在让孩子在单位时间里获得最好的收益。哪怕是高考成绩提一分,家长都会有大投入;哪怕是一点小进步,国家都会有巨额的投入。”
正因其特殊性,他并不认为疫情为ClassIn带来的改变很大,因为这需要时间来消化。“要去一线问老师,到底好不好用,这不是上了三四节课的事,不上到一定量的话不知道,这个产品需要六个月的时间。疫情只是一个契机,但真正的价值需要时间来证明。”
长期价值
渶策资本联合创始人胡斌讲到投资翼欧教育,滔滔不绝。3月份,胡斌约宋军波聊。除了疫情期间ClassIn优异的数据领跑外,宋军波打动胡斌的还有一点。2014年,6年前,宋军波画了一张图纸,上面是ClassIn产品的理念和基本架构,这六年,ClassIn就是按照当初这张图纸一步步向前推进。“ClassIn所走的这条路线,或者产品出来的那一天,我就基本知道他是什么路线和方向,我要一直做到在中国、全球范围内都普及度高。”
那张图是宋军波站在一家图书馆中,翻完一本叫《Curriclums》的英文书后画出来的。图纸出来,宋军波在一张餐巾纸上写下了“Empover Education Online”(赋能在线教育)。
翼鸥教育CTO贺骞之前在华为工作,他带领一帮团队花费两年时间才做出了如今还并不完善的ClassIn。贺骞与宋军波经朋友介绍认识,当他看完这张图后对宋军波说,“这个很好,是我想要做的,它有价值。”二人一拍即合。
宋军波说,“做符合价值观的事情,时间自然会给你增加价值。”在他眼里,产品的研发、布局到公司一步步壮大,被外界认可,都来源于自己对长期价值的遵循。“我可能是一个比较懒的人,创业只想考虑一个很长的事情,或者说一个长期的价值。”
宋军波研究生就读于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,凭借自己的努力从山西晋南的小山村一步步走出来。研究生毕业后,他成为一家咨询公司的投资顾问,看过不少项目,也接触过不少企业。“我觉得看得多了,更喜欢一些比较长线的企业”
他还做过一家工业企业的负责人,在企业的实践经历赋予了他不同于投资顾问的能力,“投资顾问的主要职责在于提出问题,至于如何解决,那是企业的事。在企业里,我要非常细致地解决一些问题,能不能执行下去,要进行环境的判断、能力的判断,还需要意志力和耐心,不拿几年来历练是不行的。”
创办ClassIn来源于宋军波多年的个人投资喜好,他曾经以个人投资人身份投过学大教育,后来学大教育上市,宋军波在教育领域赚到了第一桶金。尝到甜头的他开始继续关注教育行业,看书、研究,没有停止过思考和实践,他还创立了义方教育,现在依然跑得不错。
当宋军波拿着自己画的这张图去找好未来的创始人张邦鑫时,张邦鑫愿意投他。宋军波的图纸只有一个核心价值观:教学的本质是老师和学生的情感沟通,并不是简单的信息与知识性的沟通;学习成绩的提升是能力的培养,而不是知识点的积累;作业传递的是情感,强调的是学生做作业的动力和主动性。
这张图是自然而然按照教学理论所推出来的。“它不是给在线教育设计的,也不是给教培设计的,而是给整个教育体系设计的。”张邦鑫看懂了这张图,掏了钱。
这也是为什么ClassIn有些事情坚决不做的原因。宋军波坚决不上美颜功能,他认为,老师用美颜加强孩子注意力这条路线本身就不对,学生对老师会失去天生的敬畏感。宋军波坚持ClassIn的界面是黑色的,这样才能突出老师和学生,让双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内容、人与人之间上。
关于竞争对手,宋军波眼里的竞争基于教学价值。”ClassIn现在最大的竞争对手是Microsoft Teams、Google classroom。宋军波说,我说的竞争是基于教学价值的竞争,并不是基于一些简单的音视频功能,我的课后做得的确不如他们,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。”
在寻找合作伙伴与团队员工时,宋军波喜欢看一个人对利益或者价值的判断,即工资、薪酬与远期、近期。“长期价值不仅能体现在一个人是否有朝气与活力,愿意相信别人;也体现在他是否理性,逻辑思维清晰。”
2014年9月,翼鸥教育成立,两年写代码,一经面世便不断收获用户好评。宋军波在6年前,拿着一张图纸闯进教育行业,他过五关、斩六将,按照那张图一步步向前走,实现。如今,关于技术介入教育,他很自信。关于ClassIn,他认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

下一篇: 湖北手机报税移动方案 上一篇: 手机莫名扣费?不动产登记一等再等? 8月厦出新规
回到顶部